首頁 燕窩新聞 燕窩產品 燕窩價格 燕窩做法 燕窩功效 孕婦燕窩 燕窩圖片 燕窩視頻

旗下欄目: 國內 印尼 大馬 品牌

出口燕窩背后的勞工淚

來源:www.lxlyti.live 編輯:燕窩門戶網 人氣: 發布時間:2018-12-09
摘要:豆腐、豆芽、香腸、炸雞塊這是4名印尼移工上個月某星期天的 豐盛午餐。對他們而言,這已經是難得的享受。 印尼移工桑達麗(Sundari,化名)邊吃邊向《當今大馬》與《Tempo》記者敘

出口燕窩背后的勞工淚

豆腐、豆芽、香腸、炸雞塊……這是4名印尼移工上個月某星期天的 “豐盛”午餐。對他們而言,這已經是難得的享受。

印尼移工桑達麗(Sundari,化名)邊吃邊向《當今大馬》與《Tempo》記者敘述自己在馬的經歷。

“我今早起來就未曾吃過東西……公司在星期天不提供早餐。”

她稱,公司早餐每每是白飯配菜,甚至只有飯與餅干,而午餐也相差無幾。

桑達麗一旁的友人德諾(Denok)插上一句“公司雖提供午餐,但經常不足供應170多名員工”,道盡工人的辛酸。

不知幸運與否,員工的晚餐是自理的。

4人皆來自三寶壟,即印尼爪哇北部一個海港城市。她們目前在巴生馬可興燕窩企業有限公司(Maxim Birdnest)上班,主要職責是處理燕窩,以出口至中國。

印尼媒體曝光照片

出口燕窩背后的勞工淚

這家公司擁有人名為Albert Tei。他現年29歲,同時掌控多家勞工中介、洗車行、自助式洗衣店。

翻查其Instagram,可見他在接獲“拿督”頭銜后的留影,還有與移民局總監慕斯達法(Mustafar Ali)的合照。不過,自從印尼媒體刊登一張他站在馬可興燕窩企業前的照片,這個賬號即鎖了起來。

眼前4名少女,其中3人有著深深的黑眼圈,看上去遠比實際年齡蒼老。

桑達麗抱怨被迫每日工作12甚至16小時,以達致每日清理至少15盞燕巢的目標。

若無法達標,公司會扣除她們的月薪。她們的月薪從900令吉起,附加每月338令吉的2小時加班費。

體力不支中途暈倒

德諾解釋,用夾子清理燕窩,程序冗長無聊,往往一盞燕窩需耗超過1小時處理,而每日15盞燕窩的目標令人望而生畏。

“我兩度因體力殆盡而暈倒。”

她們與公司簽訂的合約寫明,每周工作6天,每日工時為8小時,有額外2小時受薪加班。

不過,她們四人異口同聲指出,馬可興燕窩企業動輒擅自克扣員工薪金。

其中,德諾說,一名員工申請病假一天,會扣薪50令吉,而公司不付醫藥費。

她續稱,盡管經常加班,員工卻無法領取338令吉加班費。不僅如此,公司還會強制扣除200令吉薪水,作為簡單餐飲的代價。

若這不算糟糕,公司還以“繳稅”之名,從月薪扣除108令吉。

按照德諾的說法,印尼員工有時每月僅獲原定月薪的一半。

數名員工出示的薪水單,證實這項說法。一名員工應得薪金為1228令吉,實際所得卻少于200令吉。

勞工組織:奴隸制

根據1995年雇傭法令,雇主每月扣除的薪金數額,不可超過員工月薪的50%。

印尼移民關懷組織的大馬代表Alex Ong形容,這是現代奴隸制。

“以工時與薪金來看,這猶如奴隸制。”

印尼駐馬使館負責勞工事務的參贊慕斯達法(Mustafa Kamal)認為,馬可興燕窩企業的工時過長,更違反馬來西亞勞工法令。

他在印尼使館受訪時指出,去年6月起,大馬政府將最低薪設定為1000令吉,而馬可興燕窩企業卻只給900令吉最低薪。

“縱使他們起初簽訂的合約為900令吉,公司現在也須按照法律,提高至1000令吉。”

事件主角一一反駁

無論如何,Albert Tei否認違反任何勞工法,堅持他是按照合約付薪。

今年2月的一個深夜,他在巴生工廠受訪時說,在最低薪金制生效后,任何新受雇的員工皆會獲得1000令吉月薪。

他也駁斥員工“被迫”每日工作逾10小時。

“我們有兩個班。早班和晚班。有時候員工自己申請延長工時,以達到目標,賺取額外薪金。”

不過,以一名去年7月開始上班的員工薪水單看來,盡管法定最低薪已調至1000令吉,但其薪水卻只有900令吉。

以“孩子”形容員工

記者追問Albert Tei,一些員工宣稱實際只收到200令吉薪水,艾伯特戴則反說,這名員工多天沒來上班。

他也不承認公司向員工提供的飲食不堪,撂下一句“我們也給他們吃雞肉”,更對德諾宣稱體力不支暈眩一說一笑置之,僅說“沒這回事”。

Albert Tei與助理還帶著記者巡視馬可興燕窩企業工廠。他一再以“我們的孩子們”(anak-anak)稱呼旗下員工,稱工廠為他們提供最佳設施。

他們指出,工廠有冷氣宿舍、洗衣間、廚房、穆斯林祈禱室,甚至有唱K設備的娛樂廳。

“你可以自己看。我們的設施齊全,這是一家大公司。”

無論如何,他禁止記者拍攝。

他們如何來到這?

多數馬可興燕窩企業的員工由PT Sofia Sukses Sejati公司招聘,那是一家在印尼三寶壟的勞工中介公司。

根據桑達麗及德諾,該勞工中介公司與他們的中學有合作關系,以聘請畢業生,并承諾給予他們在馬工作的兩年合約。

Albert Tei承認,他支付每名員工招聘費2400令吉給PT Sofia 中介公司,接著再從每名員工的薪水扣除1800令吉,這以每月薪水扣除300令吉方式進行,為期6個月。

“我不知道支付2400令吉費用的用途是什么,但很明顯的是,我們替員工承擔了600令吉。”

從表面上來看,這些員工被招聘與安排來馬工作的程序似乎沒問題。

但他們原應在Kiss Produce Food Trading公司工作,后卻被安排和馬可興燕窩企業簽署工作合約。這兩家公司的地址一樣。

我們夜訪馬可興燕窩企業工廠時,Albert Tei在一間冷氣宿舍,召集20名員工。

員工想家不敢回?

當Albert Tei詢問他們時,他們的回答一致,即聲稱此處待遇甚好,且工作愉快。

Albert Tei邀請記者訪問這些員工,記者以爪哇語詢問工作情況時,他們起初有說有笑,但接著承認,他們想要回家。

但其中一人聲稱,他們害怕一旦和PT Sofia中介公司毀約,須支付罰款。

根據工作合約,任何員工在兩年合約未滿前返回印尼,須支付1100萬印尼盾(約3600令吉)罰款。合約中也有一條款允許中介公司扣押員工家屬的資產,以索回罰款額。

不過,印尼勞工安置和保護委員會副主席德果(Teguh Hendro Cahyono)表示,任何的勞工合約皆無條款允許中介公司扣押員工家人的資產。

德果也質疑,為何馬可興燕窩企業支付給PT Sofia中介公司的費用,必須從員工的薪水中扣除。

“印尼及大馬政府都禁止雇主隨意扣除員工薪水,除非作為繳稅費用或罰款。”

PT Sofia中介公司的員工受訪時表示,該公司董事溫迪(Windi Hiqma Ardian)目前身在麥加朝圣,無法回應。

溫迪助理馬陽(Mayang)說,員工前往大馬工作前,已認同一切扣薪條款。

她也確認,若員工在合約屆滿前返回印尼,須繳罰款。

“若一名員工逃跑而我們無法找到他,我們會找他的家人。當員工簽署工作合約時,他們的家屬也會在場。”

改善員工工作環境

在記者拜訪馬可興燕窩企業的兩天后,該公司總經理Grace Tan與員工簽署兩份諒解備忘錄(MOU)。

第一份諒解備忘錄從本月起生效,即所有員工將獲得最低薪金1000令吉,兩小時加班費也提升至375令吉。

備忘錄也宣布,員工將獲8天的年假;有薪病假從5天調至14天。

有意延長合約超過兩年的員工,月薪將調漲200令吉,人頭稅由公司承擔。

第二份諒解備忘錄則是有關修改請假程序。備忘錄也闡明,一旦有員工昏倒,公司將負責載送員工至診所。

無論如何,對桑達麗及德諾來說,這些新獻議未改他們回家的決心。

“我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吃我媽煮的食物。”

排列5